都市言情排行榜

  • 逃不过的流年
    逃不过的流年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纪南霆是在开会的时候接到顾婉婉的电话的,一串陌生的来电,纪南霆直觉有可能是顾婉婉,走到办公室接了起来,果然不出所料。“南霆,我是婉婉。”电话那头还有小孩子的哭声。纪南霆的心沉下来,“你现在在哪?”“在一个你绝对找不到的地方啊。”顾婉婉的语气里包含得意:“南霆,你知道吗?那次流产后,医生说我不能生了。这几天我跟宝宝相处,觉得跟他实在投缘,要是能当他妈妈就好了。”纪南霆没有说话,摸不定顾婉婉的意思,但他打手势让下属赶紧侦查信号的定位。下属点头示意收到。顾婉婉继续说:“你还欠我一场婚礼呢,南霆,我们结

    1
  • 壁咚尤物妻
    壁咚尤物妻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现在,似乎比他想象的,要快了。他皱了皱眉头,看着闪烁着的手机,上面是熟悉的手机号码。杜雨薇几乎从来没有这么连续的找他,他真的要相信杜雨薇是真的放不下他,在隔着一个大洋的国度,没有一刻能够忘记他。是要选择和杜雨薇在这一起吗?宫凌勋疲惫的闭上了眼睛,他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第一次,在女人的问题上,不知如何是好。半天,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睁开了眼睛,摁下了接听,“喂”。电话那头传来杜雨薇温和的声音,“宫凌勋,你还不是刚刚在忙,我的电话有没有打扰到你?”他淡淡的回了一声“没有”,便又是沉默。

    2
  • 少帅,你老婆又丢了
    少帅,你老婆又丢了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人言可畏,一人一口唾沫星子,魏如笙都得被淹死。”薄靖冽说道。虽然他极为不喜欢这个叫魏如笙的姑娘,但是出了这样的事,作为一个姑娘家,确实是足以灭顶的。“可是如笙是受害者。”孟焕盈脱口而出的瞬间就已经后悔了,谁管你是不是受害者,茶余饭后的谈资就都是这些了。少不了不正经的人会拿这些来开玩笑,污言秽语也够魏如笙受的了。“你觉得谁会管她到底是不是受害者?别人只会说,那个姑娘不干净了。”薄靖冽说。“没有其他的方法了吗?”孟焕盈问。“你觉得呢?”薄靖冽反问。“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想等着温玉润被捉拿归案之后,以

    3
  • 王牌宠婚:闪婚神秘老公
    王牌宠婚:闪婚神秘老公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整个药房顿时寂静的有些可怕。冷风不住的往里面灌,可是却是没有任何的人在意。“我说,大娘,我劝你啊,这家药房,可是很有问题的,你可不能看不出清楚,被他们随意的蒙蔽了。到时候啊,要是小病小痛的治不了,万一在把自己的命给搭进去了,可是连给自己送终的人,都等不到呢。”见着顾莘和徐医生都没有说话,杨肖潇反而走到了老太太的身边。“杨小姐,你到底想要说什么!”“你,你这是什么意思?”谁也没有想到,杨肖潇会这么口无遮拦的当着这么多人,说些这样的话。顾莘直接上前一步,挡在了老太太的面前。可是,这些话却是像刺一样,

    4
  • 记得当年东风旧
    记得当年东风旧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今天是林氏和立域签约的日子。展芨心推门进入会议室时看见的便是林靖焱挺拔的身影站在落地窗前。欣长的身姿带着满身孤寂。展芨心的思绪不禁被拉回当年,她曾无数次的看着这个背影,只期待着他能回头看她一眼。可是,一次都没有,他像是,永远不会回头。不论身后的她是带着多么热切的期盼。听见声音的林靖焱转身,在看见展芨心的那一瞬一身冰冷迅速散去,消融速度如遇见夏天的冰雪。可惜,如今他终于转身了,她却是早就不在原地了。展芨心收回思绪,带上她这些年练出来的完美无瑕的假笑面具。“林总,不好意思,久等了!”“没关系。既然展

    5
  • 也曾为你动过情
    也曾为你动过情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苏铭见霍霆琛神色认真,看了一眼那酒,仰头灌了下去。“到底怎么了?”他们三人有着近乎诡异的默契,但再如何熟悉彼此的情绪,苏铭也没有见过霍霆琛对他如此疾言厉色的时候。“阿铭,你别理他,他现在情绪正是不好的时候。”唐棠上前揽住苏铭的肩,打算再给他倒一杯。“明天我还要为一个人做检查,这酒就算了吧。”苏铭将酒杯放远了一些,他算是看出来了,唐棠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明天的检查,不用你来做了,之后的手术也交给别人。”苏铭笑了笑:“你将她带回来难道不是送到我这里来的?”霍霆琛眸底有幽光闪烁,不想多提。可他今夜情绪

    6
  • 恰似你的温柔
    恰似你的温柔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舒乔,我们要不要带浩浩出去玩一下?”盛皓璟突然道。莫舒乔歪着脑袋认真想了想,“可以吗?可是之前医生一直叮嘱不能让他发烧感冒,所以长这么大,他都只能偷偷站在窗边看着别的孩子在外面玩。”“可以的,我们一起带他去游乐场,好不好?”盛皓璟问道。莫舒乔看了看外面的天气,前两天雪化了,虽然温度更低,但是太阳却很大,便点了点头。盛皓璟让助理送来适合四岁男孩穿的羽绒服过来,替浩浩换上了崭新的衣服。路上,莫舒乔的心情一直很好,脸上带着淡淡的笑,自言自语道:“怎么又睡着了,待会儿看到好玩的,一定会醒的。”盛皓璟大

    7
  • 时光荏苒,莫失莫忘
    时光荏苒,莫失莫忘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怎么,你不喜欢这枚戒指?”蒋天御磁性的嗓音微微一沉,冷冷地反问道。我的双眼依然停留在那枚帝王绿的戒指上方,淡淡地道,“谁不喜欢奢华的东西,只是我怕戴上万一被人打劫了怎么办?”他勾唇无声地笑了。我看的出来我无意中说的一句玩笑话调节了我与蒋天御之间许久以来的僵持气氛,也让我的内心有了更深的愧疚感。“蒋天御,戒指很漂亮,可是我不敢收。”我清澈的眼眸望着他如实相告。“为什么不敢收?”他不悦的道,拧着剑眉,“苏如,你可别给脸不要脸。”我听得出来他的嗓音里透着薄怒。“别听风就是雨。”我赶紧解释道,“我说不

    8
  • 爱人与路人
    爱人与路人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昨天没找到,秦深竟然还不死心!这下飞机坐不成了,我们干脆开车回去。“对了哥,秦深怀疑我在泰国,会不会调查出阿Ken家?”我很担心这个问题。阿Ken扬唇一笑,说:“放心吧,关系太远他查不出来,其实我们根本都不存在血缘关系的。”“不存在血缘关系?”我惊讶且疑惑。阿Ken解释:“你的外婆和我的祖母虽然是姐妹,但他们原本是两个家庭的人,后来两个家庭组合到一起,她们才成为姐妹的。”“原来是这样!”我感叹着,心说这种情况阿Ken肯帮我们还真是太够意思了!十几个小时路程,阿Ken和顾清扬轮流开车,回到芭提雅,

    9
  • 婚姻是叛逆的童话
    婚姻是叛逆的童话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宁晚,你简直不可理喻!”厉少霆被她气得不轻。一直以为的妹妹,居然是这样的人。他不明白。“哦?是吗?”宁晚轻轻一笑,随后仰头看着他,没有再说一句话。里面的空气冷凝。直到手机铃声打破了这样的寂静。宁晚拿起手机,看了看号码,是老宅的号码,她想了想,接通了电话,还没等她开口,那边就传来陆震霆的声音,“晚晚,今晚来老宅吃饭,有事商量!”“我知道了,爷爷,我一会儿就过来!”那头传来笑呵呵的声音,“好,乖啦!你一会儿早点过来。陪爷爷下一盘棋!”一听这话,宁晚莞尔一笑,“好!”挂了电话,她看着厉少景护着季馨儿

    10
  • 早安,贺先生
    早安,贺先生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贺老爷子坐在那里叹了一口气,想来,不管怎么说,她总归是他孙子的妈,是他的儿媳妇,吵也好,闹也好,她从法国都能赶到中国跟他成一家人,这也是一种缘分,他已经80多岁了,说真的也没有多少年可活了,他何尝不想和睦享受晚年最后一段时光。其他的人,见到安丽丝哭的伤心欲绝,也纷纷闭上嘴,好像他们合起来,把她欺负惨了一样。圣岚泉并不为贺祟行感到可怜,因为他也有一个不讲理的妈,可是如果换作他的是行的话,他也会这么做,因为这是最基本的良心。“好啦,好啦,都几十岁的人了,你还以为自已是小姑娘啊,你儿子都过30了,哭成

    11
  • 痴爱的代价
    痴爱的代价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妇人通红了眼睛,突然大步的冲到了沈安阳的面前,她死死的揪着他的衣服,无助的望着他,望着他冷漠无情的脸。“瑶瑶做错了什么?她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她连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可是你做了什么?你是孩子的父亲啊,虎毒还不食子,你丧失了一个人该有的良心。不要割她的肝,尹玉玲刺激她,她吐血了。她是人,不是钢铁,有永垂不坏的身体。”泪纷纷滚下妇人的脸。悲哀从她的唇齿间吐露出来,那么的绝望。“我一定会劝我的傻孩子,让她松手,让你如愿以尝的娶尹玉玲,我甚至会给你准备一份大礼,求求你,算我求求你,你放过我的孩子吧。她什

    12
  • 想着你跟我的曾经
    想着你跟我的曾经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在我的坚持下,最后秦赫还是动摇了。不过却打电话一下子给我找了三名贴身的女保镖。而我直接定下了明天飞往川藏那边的机票。在这边呆着的话,如果钱欣真的出事的话,要赶过去时间耽搁太久,我只能自己跑一趟。“等到了地方之后,就让当地的警察帮着一起找,要是他们推脱的话,就跟我打电话。”听着秦赫的嘱托,我心里暖暖的,朝他点点头:“我知道,再说,今天晚上还有时间准备,明天才出发。”“记得虽是保持手机畅通,另外,多带一部备用的手机,充电器也要带着,走哪儿也记得带上保镖。”“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会记住的。”我刚说完,

    13
  • 我曾在低谷时仰望你
    我曾在低谷时仰望你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他的确没有骗我,我觉得自己有时候特别傻,陆衍泽是个连好听的话都不愿意当我面多说半句的人,怎么可能会想到编个谎话来哄我?唯一的可能就是,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谎话。他是真的在等我,我不知道他是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在等我,也许他也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爱我,只是习惯性的使然,中间肯定还约会过不少女人,但是至少他心里一直有我,就好像我心里一直有他一样,其他的一切对我来说,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他还是很少和我说“爱”,几乎是绝口不提的,有时候我会有些不痛快,逼他说爱我,陆衍泽这个人软硬不吃,你偏

    14
  • 裴少你有毒
    裴少你有毒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白静的呼叫声越来越远,病房里又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安静。封烨鹰鹫般凌厉的眼神落在夏小安身上,夏小安就像一个被吓到的鹌鹑一样,恨不得整个人都贴到床里面。一会儿,王晴拿着重新准备好的药和输液管进来了,被病房里肃杀的气氛弄得吓了一跳,有些疑惑的看向了林思桐。“给我吧。”林思桐接过王晴手中的东西,对她点了点头。王晴犹豫了一下,低声问道:“这里……没事吧?要不要喊保安上来?”“没事。”林思桐轻声回道,对面封烨这样的黑道大佬,全医院的保安来,可能也不管用吧,“裴主任也在这里呢,不会有事的。”王晴犹豫着点了点头:

    15
  • 慕少的秘宠甜妻
    慕少的秘宠甜妻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沈微夹了一块毛肚放在慕南深的碗里,慕南深微微眯了眯眼,带笑的眼眸对上沈微的眼睛,沈微被慕南深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的心里阵阵发毛,“看着我做什么,快吃啊,真的很好吃的!”慕南深瞧着碗里的毛肚,其实是有些难以下口的,不过这好歹是沈微第一次给自己夹菜,慕南深还是强忍着恶心吃了下去。沈微一直注意观察慕南深的反应,见慕南深紧蹙眉头,沈微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慕南深原本也以为这动物的内脏可能不好吃,因为慕南深从来不吃这些内脏之类的东西。但是沈微那双期盼的眼神,慕南深真的不想辜负。不过慕南深吃了下去才发现并没

    16
  • 是你赐我的星光
    是你赐我的星光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柳飘雪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她推了推还把自己紧抱在怀里的封秦,脸上满是懊恼的神色,“禽兽!”“嗯。”他也不反驳,只是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记轻吻,“尽快回来。”“知道了,我会的。”柳飘雪叹了一口气,“不过,你到现在都还没有告诉我,你口中的那个提心吊胆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没做什么让你……觉得我有出轨意向的事情吧?”封秦摇头,而后才说道,“我不喜欢看着你离开,即便我知道你会回来,但是我还是不喜欢。”柳飘雪微怔。“所以这几天我的心情一直都不怎么好。”柳飘雪还是有些懵。“但是你却全心全意的在等那个什

    17
  • 陆公子的独家宠爱
    陆公子的独家宠爱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洲际酒店,总统套房。王嘉丽把剧本放在了沈璐的面前:“何导让你仔细的考虑一下,出演太后的角色。他说他放眼整个娱乐圈,能架得住太后身份,却又能把度考虑的极好的演员,就是和你了。”沈璐低头翻着剧本没说话。“他也知道你息影很多年了,但是希望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出演这个角色。”王嘉丽说着顿了顿,“南初和你的关系,何导也很清楚,他觉得你们母女在一起演这个角色,反而能迸发出更多的力量和精彩。”“……”“这个剧本我看过,每一个角色都分量不轻,塑造的大概是这几年最好的,这个圈子太浮躁,现在的人都沉不下心来做电影。

    18
  • 婚昏欲睡:宠妻要上天
    婚昏欲睡:宠妻要上天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医生,我太太有没有事?”医生摘掉口罩,叶子熙被推出来了。“病人现在情况很稳定,她很坚定,孩子也没事。”沐凌轩松了一口气,看着叶子熙被医生推走,他想要跟上去,却发现脚跟都麻了。杭帆见到沐凌轩的异样,连忙在他旁边扶住他,一步一步的紧跟着叶子熙进入病房。医生见沐凌轩进来,语气有些责备的对他说道:“病人肚子里的孩子现在才四个月,正值危险期,下次一定不能再摄入过多的芦荟。”“芦荟?”“芦荟里含有芦荟大黄素,对病人的身体会造成很大的影响。”沐凌轩眉头紧蹙,他知道叶子熙平时没有吃芦荟的习惯,就算是喝水,也不

    19
  • 人比烟花寂寞
    人比烟花寂寞

    作者:仙人掌的花状态:连载中

    她还趁机将那红薯捡起来,朝着追自己的四夫人和七夫人扔过去。四夫人和七夫人当然赶紧的躲开,她见这种方法有效,竟忘了那些箱子里都不是真正的嫁妆,跑过来将箱子一个一个的打开,将里面的东西全都朝抓她的人扔过去。烂谷子,扔出去了。烂红薯,也扔出去了。发了霉的玉米粒被洒了一地。发了芽的土豆也滚的到处都是。早就过时的一些布匹砸在了四夫人的身上,从里面跑出一只大老鼠,吓的四夫人“啊”的一声叫了起来,将布匹推开,布匹滚到地上,布料抖开,里面竟然还有三四只无毛的小老鼠!一只看起来没用过但是已经旧了的木桶被扔向了七夫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