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 已完结

独家宠婚:陆少心尖妻

作者:淡月新凉主角:黎浅 陆天擎分类:总裁豪门来源:微小宝

江城,金悦酒店。黎浅坐在25楼的餐厅里,等着她的相亲对象的到来。今天是黎家另一个女儿、黎浅的姐姐黎汐出嫁的好日子,家里所有人都在另一家酒店,正祝福着黎家大小姐幸福美满的婚姻。很讽刺,黎家大小姐嫁给宛城颇有声望的程家最英俊杰出的儿子,而她这个二小姐却在同一时间被安排和一个离异男人相亲。没办法,谁让别人是名正言顺的黎家大小姐,而她黎浅不过是一个声名狼藉的私生女,连出席婚宴的资格都没有,唯恐脏了那一双新...

精彩阅读

10月15日,第一百零七封信。

“天气转凉了,你要注意身体。不过这边的天气还是不错的,听说最冷的时候也会有十来度,肯定是不会下雪的。突然有点想念江城的雪了,可是我答应了我的好朋友要陪着她直到她的孩子生下来,我还要当干妈呢,哈哈。今年应该是看不到江城的雪了。”

11月15日,第一百三十八封信。

“现在是美国太平洋时间11月11日凌晨四点,我在病床旁边给你写信。为什么在病床旁边?因为我的好朋友提前生小孩了!到底是男孩还是女孩,你猜出来没有?不过宝宝很健康,虽然现在还丑丑的,不过将来肯定会很漂亮!可是就是这出生的日子让我觉得有点纠结,怎么偏偏选光棍节出生呢?不过,可能是遗传……”

1月1日,第一百八十四封信。

“有没有觉得前几天那几封信怪怪的?没错,都是后备信件。猜猜我在哪儿?江城的冬天可真冷啊,可是雪景也真是漂亮。我还成功拐带回来一个7周大的宝宝,将来我们会住得很近。宝宝好像很喜欢江城,眼睛睁得大大的,可爱极了。陆先生,你想我没有?”

陆先生捏着手里的信纸,缓慢而反复地摩挲着上面的每一个字,恍惚之间,只觉得空气似乎都不同了。

到底是她回来了。

想不想?

怎么可能不想。

2月18日,第二百三十三封信。

“过年了,幸好还能找到人帮忙转交信件,多怕你收不到这封信。四哥,新年快乐。我想你了。”

2月19日,第二百三十四封信。

“今天我带宝宝回去陆家过年啦,因为宝宝初来乍到,再加上没有爸爸,妈妈都孤苦伶仃的,所以跟我回陆家去过年是最合适的。晚上很热闹,该来的人都来了,陆绍谦见到宝宝,问我是谁的孩子,我说是我的,吓得他下巴都差点掉下来。还有,他说宝宝长得像你,很漂亮。”

3月20日,第二百六十五封信。

“宝宝低烧了两天,一直不退,很担心,结果早上发现,原来宝宝开始长牙齿了,下牙床,目前应该只有一颗,想想这颗牙齿独当一面的情形就觉得好笑。”

6月18日,第三百七十五封信。

“今天宝宝第一次成功爬行,虽然只是半张床的距离,不过相信很快宝宝就能爬得又快又好了。爬行的样子简直太可爱了,可惜你看不到。”

9月23日,第四百七十二封信。

“今天跟思唯一起逗宝宝玩,思唯将宝宝抱开几步,谁知道宝宝竟然独自摇摇晃晃地朝我走了过来!虽然只有短短的几步,而且摇晃得非常厉害,可是宝宝第一次学会独立行走,看得人好开心,好激动。”

10月14日,第四百九十三封信。

“今天宝宝居然喊了一声爸爸,把我们都惊着了,可惜宝宝的爸爸却听不到。于是我们开始努力地教宝宝喊妈妈,可是暂时还没有成功。不过没关系,宝宝这么聪明,肯定很快就能喊出妈妈了。”

11月11日,第五百二十封信。

“第五百二十封信,有些奇妙的数字。我在想,要不要让这个数字停留在这里呢?我得好好考虑考虑。不过,我还要忙着筹备宝宝的周岁宴,也没时间多写了。至于明天你还会不会收到信,那就看心情吧!”

11月12日,没有信。

11月13日,没有信。

11月14日,没有信。

12月8日,天气晴朗无风,气温0到10度,是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

一辆车子缓缓驶入别墅小区,在一幢熟悉的独立别墅面前停了下来。

贺川从推开门从驾驶座上走下来,打开了后排的车门,“陆先生。”

男人从车上下来,修长的身体裹在黑色大衣里,挺拔卓然不减从前,周身气场却愈发内敛沉静——除了陆天擎,还能是谁?

“要不我还是等你一会儿,待会儿再送你去梦园?”贺川问。

“不用。”他回答了一句,“车子留下就行,我会自行安排。”

贺川听了,只能点了点头。

陆天擎这才走到别墅门口,打开门走了进去。

原本以为长久无人居住、必定冷清无人气的屋子,一打开,却是扑面而来的温暖气息。

客厅里原本的瓷砖地面铺了厚厚的地毯,顺着楼梯一路蔓延至二楼,屋内所有冷硬家具的边边角角都被柔软的材质裹覆,餐桌上插着新鲜的百合花,恣意绽放。

陆天擎缓缓伸出手来,轻轻拂过百合花的花瓣。

正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汽车的声音,紧接着,他听到了一把声音:“我们到家咯——”

阔别已久,从未忘怀,却是熟悉而陌生的声音。

熟悉,是因为她嗓音未变,陌生,是他从未听过她用过这样的语调说话。

随后,陆天擎听到开门的声音,抬头看时,却只见一截驼色大衣的衣袖,从打开的门缝里一闪而过。

黎浅打开了门,却并没有进屋。

陆天擎缓缓走到门口。

门外,黎浅背对着他,正半蹲在廊下,看着庭院里一个小小的、缓慢挪动着的身影。

那小小的身影裹着厚厚的棉服,头上戴着圆圆的帽子,几乎就是圆滚滚的模样,摇摇晃晃地走到台阶前,随后艰难俯身下来,一级一级地往上爬。

“加油,萌萌加油!”黎浅蹲了下来,只是笑眯眯地看着那个圆滚滚的身影。

小小的身影艰难地爬着,爬到一半,忽然瘪了瘪嘴,似乎是想要哭的模样,一抬头,却忽然僵在那里。

陆天擎站在门内,黎浅蹲在屋檐下,而那个宝宝趴在阶梯上,隔着黎浅与他相视。

片刻之后,宝宝忽然张口喊了一声:“粑粑?”

“是妈妈。”黎浅一字一句地纠正。

“粑粑。”宝宝声音软软糯糯,发音还有些不标准,可是却非常清晰地又重复了一遍。

黎浅微微蹙了蹙眉,凑上前两步,伸出手来递给宝宝,宝宝立刻就握住她的手,慢香香地站起身来,艰难跨上了最后两级阶梯。

黎浅这才又开始纠正宝宝:“叫——妈、妈。”

宝宝却好像没有听见,只是抬起头,好奇地睁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看着她身后的位置。

陆天擎依旧只是站在门内,静静看着眼前这一幕,对上宝宝好奇的目光之后,视线又缓缓落回了黎浅身上。

而黎浅也终于因为宝宝的反应而意识到了什么。

她似乎顿了顿,随后才有些缓慢地转过了头。

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那张阔别了整整十八个月的容颜,他昼夜不忘整整十八个月的容颜,那样清晰而完整,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陆天擎看着她,而她似乎是呆滞了片刻,才缓缓站起身来,与他相视而立。

“没有人告诉我你今天回来。”黎浅轻轻地开口。

她似乎是平静的,可是目光却仅仅锁定在他脸上,久久地,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陆天擎看着她,竟缓缓勾了勾唇角,“本来想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去见你的。”

黎浅听了,控制不住地轻轻咬了咬唇,目光落在他脸上,分明是有些幽怨的模样,可是下一刻,她却猛地上前两步,一下子扑进了他怀中。

陆天擎抱着她,闻着她身上熟悉的香味,手指轻抚着她的脸,缓缓闭上了眼睛,声音分外低沉:“浅浅,我回来了。”

黎浅埋在他肩头,将他的腰圈紧又圈紧的同时,终于还是克制不住地红了眼眶。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是很像张口狠狠地咬他一口,可是却根本没有力气。

她一陷入他坚硬而柔软的怀抱,就已经控制不住地软了全身。

似梦,非梦。

时间仿佛静止在这一刻,明亮的阳光从屋顶倾泻而下,落在两个人身上,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已经不存在——只除了两个人脚边,那个依旧活动着的,圆滚滚的小人儿。

陆天擎只觉得有什么好像有什么在自己腿上活动,一低头,就看见了那个圆滚滚的,只到他膝盖的小东西。

小家伙伸出手来抵在他腿上,仿佛是想要推开他,一边用力一边发出叽叽咕咕的声音,不知道是在说什么。

陆天擎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竟然有些小小的不知所措。

黎浅同样察觉到什么,从他怀中直起身,低头看时,顿时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而小人儿一看两个人终于分开,顿时就紧紧抱住了黎浅的腿,有些防备地看着陆天擎。

陆天擎低头与小人儿对视片刻,才缓缓抬眸看向黎浅,“这孩子——”

“就是我在信里跟你提起过的宝宝啊。”黎浅一面说着,一面将小人儿抱了起来,整理了一下小人儿头上的帽子,露出一张精致粉嫩的小脸来,“可爱吗?”

陆天擎这才看出原来是个漂亮的女娃娃,她紧紧抱着黎浅,偏头靠在黎浅的肩头,乌黑的眼眸滴溜溜地看着陆天擎。

猜你喜欢

  1. 总裁豪门
  2. 穿越架空
  3. 都市言情
  4. 悬疑灵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