睫毛下的伤城 已完结

睫毛下的伤城

作者:八卦一姐主角:周迦 陆以沉分类:都市言情来源:微小宝

夜很沉了。下了今冬的第一场雪。周迦胸口一沉,鼻息涌入一阵呛人的烟味。她睁开眼。周迦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她生怕他听见她的声音后,连碰都不愿意碰她。她咬着牙,试图讨好他,取悦他,好让他更舒服一些。她实在太爱陆以沉了。太爱太爱了,所以为了陆以沉,她什么事都可以做的出来。……一直到结束的时候,陆以沉像以往每一次一样,连个吻都不愿施舍给周迦。他使劲地拿着周迦的下巴,眸子深黑得与夜融为一色,面色微讽,毫不留情面...

精彩阅读

周迦把方城抱进怀里,“好了。不哭。方城,你这么优秀,你妈妈一定很爱你。”

另一边,陆州仍然死不承认。

陆以沉黑着脸,眉目严肃,“陆州,跟你同学道歉。”

陆州狠狠推了一把陆以沉,“我不!”

说着就要跑。

陆以沉抓着他的后领,把他带到自己跟前,他蹲下身,刻意放柔了声音,“陆州,你是个男子汉,男子汉就要敢作敢当。小舅舅不会因为你做了这件事看不起你,只会觉得你是犯了错,以后改正就好;但你要是不道歉,不承认自己的错误,那小舅舅才会真的看不起你。”

静了静。

陆州拽着书包带,闷声不吭。

就在这会,顾行远的手机响了。

他听了会电话后,直接说:“行。我马上就过来。”他放下手机,和周迦道:“我学校还有点事,要先回去一趟。这里就拜托你了。”

周迦跟顾行远提起陆以沉的时候,并没有提起名字,顾行远自然也没发现陆以沉和周迦之间的暗流涌动。他嘱托完周迦,就离开了。

气氛微窒。

陆以沉很强势,而周迦也没有让步的意思,班主任只好打圆场,“陆州同学,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就道个歉嘛。这样你才可以早点回家啊。”

陆州哼哼,模模糊糊地说了句:“对不起。”然后一把推开陆以沉,肚子跑走了。

陆以沉看了眼班主任,说:“对不起。”又看向周迦,眼底的光深深浅浅的,闪烁不定,沉沉道:“对不起。”

周迦移开视线,淡淡说:“你和方城道歉就好。”

陆以沉微俯下身,目光真挚,“小朋友,对不起,是陆州做得不对。如果你肯给面子的话,我开车送你回去,可以吗?”

方城看了眼周迦,周迦摇了摇头。

方城说:“不用了。”

陆以沉脸色微微一僵,过了好一会,才说,“那好吧。那你们回去小心。”

他们在校门口分道扬镳。

分别的时候,周迦一直感觉背上有一道目光。

可是她挺着背脊,一直迎着夕阳光,笔直地向前走。

一次也没有回头。

……

办公室里。

那班主任接了个电话,笑了两声说:“水沫啊,你今天下班这么早啊?”

“好啊。好久没一起吃火锅了。不过你得等等我啊,我今天刚班上两男孩出了点事情。有个叫陆以沉的家长,看着超级帅……”

“什么啊,他就是你喜欢的那男的啊。啊啊。那你别着急啊,我到了跟你细说。”

……

周迦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她和傅雅芝住在一起,傅雅芝每一三五都会出去和朋友逛街或者串门,这一天照例来说傅雅芝应该也不在。

但周迦出电梯的时候,却分明看到门口有一点光。

准确来说,是香烟头的那点橘黄色亮光。亮光里隐隐显现出一个男人蹲在门口的身影。

周迦心中有了某种猜测,她越往门口靠近,烟味和酒味就越浓。

都是从男人身上发出来的。

陆以沉听到了动静,微扬起头。

仿佛卖火柴的小女孩擦亮火柴,看见了梦寐以求的东西。橘黄色的细微光线,陆以沉看见了周迦。

活生生的周迦。

陆以沉猛地站起来。

他深深地,深深的看着周迦,突兀又狼狈地打了个酒嗝,在空气里又是一阵酒味。

周迦皱皱眉。

她蹙眉的动作让他越发小心翼翼,他伸手,有些试探意味地去碰周迦的脸蛋,一边轻声道歉,“对不起,我喝多了。”

他的手快要碰到周迦的侧脸时,周迦飞快地往右歪了脑袋。

手心落了空。

陆以沉往前走了两步,他低低地呢喃:“周迦。”

“……”

“周迦。”

“……”

“周迦。我爱你。”

周迦微微一怔,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一样看着陆以沉。

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她期待着他哪怕一星半点的爱;

在她最后悔的时候,她也期待着他能稍微有一点点喜欢她,一点点就好。

可现实却是,在她已经打算放弃这段感情的时候,这个男人,来告诉她,他爱她。

陆以沉半醉半痴,他再次伸出手,这回不顾周迦的意愿,用力将周迦砸进自己的怀里。很用力很用力。

他眼眶温热,不停地说,“周迦,你听到了吗?我说我爱你。我爱你,周迦。我爱你。我想找你,我见到你之后就控制不住我自己想找你。我不想工作,不想吃饭,不想睡觉,我就想来找你,周迦。我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我想一直看着你,我想和你在一起,周迦,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

陆以沉把头埋进了周迦的肩膀,温热的眼泪沿着周迦的肩膀,一点点往下流,有一些甚至流经了周迦曾经被削去了一块皮的地方。

那地方忽地,像是被灼烧一样疼。仿佛是在提醒周迦曾经多么沉重空库的过往。

周迦忽然像是有了千钧之力,用力地推开陆以沉。

他不让,反而更紧地抱住她。

周迦也哭了,脸上都是泪渍,她低吼,“你放开我!陆以沉,你放开!”

陆以沉不说话,只把她抱得更紧。

周迦喊声里带着哭音:“陆以沉,我们没有可能的。我们再也不会有可能了。你知道的,我永远不会原谅你!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这话像是一盆冷水,兜头泼在了陆以沉头上,让陆以沉终于有了几分清醒。

趁着他放松了力道,周迦从他的怀里走了出来。

周迦有些嘲弄地说,“陆以沉,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感觉吗?我觉得很好笑,真的。很好笑。以前是我这样求着你巴着你,是我犯贱,现在风水轮流转,犯贱的那个人是你。我觉得我应该高兴的,你终于也尝到了我以前的滋味,可是你知道吗?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我只要看着你,就能想起当时的我有多么可笑。”

陆以沉心里像又把剪子,使劲地把他的心戳的鲜血直流。

他低着头,轻声道歉,“周迦,对不起。”

周迦抿抿唇,用力吸了吸鼻子,一把抹掉了眼泪。

“你回去吧。”她说。

陆以沉沉默了好一会,才应——

“好。”

陆以沉走了两步,又回身,轻轻拽住了周迦的衣角。

周迦回头。

“你还做饭吗?”

“嗯?”

“你给我煮个饭吃。”顿了顿,他目光停在角落里,很害怕她拒绝似的,又添了两个字:“好吗?”

周迦不说话,用钥匙开了门。

陆以沉见周迦不回应,打算离开。

周迦却凝声说,“进来吧。”

猜你喜欢

  1. 总裁豪门
  2. 穿越架空
  3. 都市言情
  4. 悬疑灵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