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快点跑,爹地请躺好 已完结

妈咪快点跑,爹地请躺好

作者:叙凉苍耳主角:沈清舟 叶君年分类:总裁豪门来源:微小宝

昏暗的房间内,沈清舟被迫换上一条轻薄如纱的裙子,像是等待侍寝的妃子躺在床上等待着。她的心中满是愤怒和悲哀,仅仅只是一天时间,她从高高在上的沈家千金成为生子工具,而造成这一切的人,就是沈清舟的继母,也是她大学同学,白雪。白雪可是一个非常有心计的女人,当初扮柔弱利用沈清舟爬上了沈清舟父亲的床,现在又故技重施,爬上莫风的床,两人狼狈为奸将沈清舟变成生财工具。门在此刻打开,一身水蓝色旗袍的白雪和一身黑衣的...

精彩阅读

安茜见沈清舟这个样子说,瞬间乖巧不少,给沈清舟殷勤的夹了一块海带,两人谁都不敢再说话了。

“叮咚。”

门铃在这个时候响起,沈清舟拿着筷子的手猛地颤了颤,她刚想要放下筷子的时候,安茜立刻起身,对着沈清舟说道:“我出去开门。”

沈清舟看着异常殷勤的安茜,失笑摇头。

安茜是担心她生气?其实根本没必要担心,沈清舟根本就没有生气。

“叶总?球球,你们真的过来了?”

“球球想要陪妈咪一起吃火锅。”

球球稚嫩的声音在玄关那边传来,沈清舟放下手中的筷子起身,刚走了两步,就看到穿着一件红色兔子衣服的球球,朝着自己扑过来。

“妈咪,球球过来陪妈咪吃火锅了。”

球球抱住沈清舟的大腿,摇晃着脑袋,笑眯眯道。

沈清舟看了从外面走进来的叶君年一眼,眸子闪过淡淡的流光,而叶君年也目光沉沉的凝视着沈清舟,两人谁都没说话。

安茜立刻在一边打圆场道:“球球喜欢吃什么,安茜阿姨给你夹。”

“不要,要妈咪,妈咪抱着球球吃。”

球球摇头,抓住沈清舟的衣服摇晃道。

沈清舟看着球球水汪汪的大眼睛,无奈蹲下身体,将球球整个人都抱起来。

“好,妈咪喂你吃。”

“还有爹地,妈咪你都不理爹地吗?”

球球见沈清舟拉着自己往餐厅那边走,却没有理会叶君年,不满的摇晃着沈清舟的手,指着站在两人身后,从刚才开始,便没有说话的叶君年,嘟起红红的嘴巴,表情不满的瞅着沈清舟。

沈清舟看了叶君年一眼,冷淡道:“叶总吃了吗?”

“妈咪为什么要对爹地这么冷淡?”

球球听沈清舟称呼叶君年叶总,还用极度冷淡的口气和叶君年说话,眼眶不由得带着一层红色。

沈清舟摸着球球的羊角辫,柔声道;“球球,我和你爹地的事情,三言两语我也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别哭了。”

“爹地快点哄哄妈咪。”

球球抽噎了一下,见叶君年愣愣的站在原地,也不上前,有些着急的对着叶君年叫了一声。

叶君年绷着脸,深深看了沈清舟一眼,启唇道:“我也没吃饭,可以在这里用餐吗?”

沈清舟的心口仿若被人用利刃直接划过,带着难以言喻的疼痛。

她深呼吸一口气,强忍着心中的那股悲伤,佯装冷静和淡漠的对着一边的安茜说道:“安茜,去给叶总那一双碗筷。”

“哦,好。”

安茜神情忧虑的看了沈清舟一眼,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便去厨房拿碗筷。

球球看了看沈清舟又看了看叶君年,胖乎乎的手不由用力握紧。

爹地和妈咪的情况非常糟糕,不行,她回去一定要给糖果打电话,这种情况,只有糖果能够解决了。

两分钟后。

火锅里的汤汁发出滋滋的声音,沈清舟夹起已经煮熟的丸子和青菜,金针菇,放在球球的碗里,朝着球球柔声道:“球球,饿了吧,快点吃吧。”

“哦,好。”球球乖巧的点头,将碗里的青菜金针菇都吃掉了。

看到球球吃的这么开心,沈清舟原本有些压抑的心情,也变了不少。

席间除了沈清舟和球球两人的对话之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叶君年除了刚才说话之外,就再也没有在说话了。

安茜被这股难言的气氛弄得有些无语,她甚至有了一种立刻逃离这里的冲动。

“爹地,球球想要吃虾。”

球球吃完碗里的东西之后,看向叶君年面前的虾,糯糯道。

叶君年抿了抿唇,拿起筷子夹起虾,沈清舟正好也拿起筷子,两人的筷子不期而遇的碰到一起。

沈清舟愣了半秒钟,而叶君年也是,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缠在一起,片刻后,慢慢冷寂下来。

沈清舟快速平复好自己的情绪,将虾放在球球碗里,表情温柔道:“球球多吃一点,这样才能长得更快。”

“爹地给妈咪夹海白菜,妈咪最喜欢吃这个了。”

球球乖乖点头后,指着距离叶君年不远处的海白菜,催促着叶君年。

爹地的情商有点低啊,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知道牢牢抓住?讨好妈咪呢?

叶君年抿了抿薄唇,拿着筷子就要给沈清舟夹的时候,却被沈清舟直接拒绝了。

女人精致莹白的脸上带着些许冷漠:“我今天不怎么想吃海白菜。”

叶君年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黑色的眼珠子蒙上一层阴鸷。

“丁零。”

气氛再次陷入一片的冷寂,安茜直接将自己当成空气,爱吃什么就夹什么。

直到沈清舟的手机响起,将这一片讲冷的气氛给打断了。

沈清舟拿起手机,起身去接电话。

沈清舟一走,球球板着一张漂亮可爱的脸蛋,对着叶君年训道:“爹地,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不好好伺候妈咪?三叔说过,女人是最好哄的,怎么你这么笨?”

“吃虾。”叶君年弯起唇角,将剥好的虾放在球球碗里,懒洋洋道。

球球瞅着叶君年完全没有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嘴巴扁了扁,表情变得更加委屈了。

“爹地和妈咪要是不能和好,我和糖果都会难过。”

“傻孩子,我和她……”叶君年原本想要说的话,到了喉咙深处,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做错事的人是他,他又要怎么让沈清舟原谅。

“是不是因为艾米丽阿姨?三叔说艾米丽阿姨救了爹地?爹地是因为这样所以打算以身相许吗?”球球有些着急的抓住叶君年的衣服,委屈巴巴道。

听到艾米丽三个字,叶君年原本就绷紧的身体,变得更加僵硬。

他一个字都没说,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目光带着浓浓的阴暗,看向窗外。

球球见叶君年露出这种表情,漂亮的大眼睛扑簌簌的滚落泪水。

“是真的吗?爹地你真的不要妈咪了?”

她想要沈清舟成为自己的妈咪,不要任何女人。

她只想要沈清舟这个妈咪。

“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叶君年看到球球哭的这么伤心,头疼的更加厉害。

球球一直都是一个早慧的孩子,他在球球的面前,毫无父亲的威严。

球球伸出手臂,抱住叶君年的脖子,抽噎道:“我想要妈咪,糖果也想要爹地,我喜欢糖果这个弟弟,爹地别不要妈咪。”

“我没有不要她。”叶君年苦笑一声,揉着球球的头发,嘶哑道。

猜你喜欢

  1. 总裁豪门
  2. 穿越架空
  3. 都市言情
  4. 悬疑灵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