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 最佳赘婿
    最佳赘婿

    “我在家里,谁能欺负我啊。”江颜轻轻摇了摇头。“那是怎么回事啊?”林羽眉头紧蹙。“没事。”江颜说着禁不住眼中再次浮起一层泪水。“哎呀,颜姐,你急死我了,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林羽心急如焚,知道江颜这个样子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自己印象中,她上一次哭成这样,还是老丈人出车祸的时候呢。至于被开除这件事,她也不至于哭啊,再说,要哭的话,离开医院的时候就哭了。“家荣,我可能……再也当不了医生了。”江颜抬头望向林羽,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扑簌簌的往下落。“谁说的?不就是被人民医院开除了吗,清海又不是只有这

    作者:陪你倒数

  • 神龙兵王
    神龙兵王

    旧金山的街道上上演着一幕飞车大戏。坐在后面车上的韩兴脸上尽是冷笑。左凯,你跑不掉的。既然已经确定了丐帝没有出现在这里,那么谁也救不了左凯。在这里,他韩兴便是神。足足一个小时的飞奔,左凯的车子终于进入了麦田区,径直向着农场冲了过去。路上,他收到了多蒙德发来的短信,但是他没有时间去回复。还有一点,他在奇怪这个恐怖的老东西是怎么掌握自己行踪的,当然也不排除是不是这个多蒙德泄露的消息。吱呀!一道急刹车过后,左凯的车子停在了农场的一个巨大的木制厂房门口。下车站定,后面的那辆SUV也到达。停车,韩兴不紧不慢

    作者:御用一品

  • 橙红年代
    橙红年代

    秋天到了,遍布江北市大街小巷的法国梧桐的叶子黄了,落叶满地,秋风萧瑟,清晨的空气有些凉,早起上班的人都穿上了厚厚的外套。早上六点半,大连路上依旧笼罩着薄雾,偶尔有晨练的人和送奶的自行车经过,薄雾中,一位穿着反光马甲的清洁工人正挥动着大扫把清扫着落叶。这个清洁工人正是刘子光的母亲,她戴着口罩和帽子,熟练的扫着落叶,虽然寒风萧瑟,但是她身上却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有工作可干,比什么都开心。现在儿子出息了,当了物业公司的副经理,每月工资三千多,另外还在外面做着生意,收入也不少,家里添了大电视,空调,新的

    作者:骁骑校

  • 终极教官
    终极教官

    “青龙会?青龙血卫?”萧云龙眼中的目光一沉,有股锐利无比的杀机从他的眼中爆射而出,整个人身上散发而出的那股威压更是恐怖绝伦,隐隐有股极为暴戾嗜杀的气息在弥漫。事实上他胸腔内有股怒火正在腾腾燃烧而起,昨晚在乔四爷的乔庄他已经警告过陈青,有什么事可以冲着他来,不要对他身边之人下手。结果到了今晚陈青竟然派出了这些死士前来围攻萧家武馆,这让他怒火中烧。“四爷,据说陈青的老巢在青龙山庄,你可知道青龙山庄在哪里?”萧云龙看向乔四爷,开口问道。“青龙山庄就在青云山,依傍青云山而建。”乔四爷开口,他看着萧云龙,

    作者:梁七少

  • 至尊保镖
    至尊保镖

    人都有个惯性思维。从楚宇到这里开始,自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在这里表演,所以洪卡他们都以为楚宇那方只有他一个人呢,所以谁也没多看那辆悍马一眼。就在这紧要的时候悍马动了,洪卡和他的手下不由的就是一愣。战场上瞬息万变,就这一愣足以致命。只见那辆悍马H2吼叫着就冲向了掏枪想到射击的佣兵们!“嗒嗒嗒……”“嘭!”“嘭!”“哎哟!”“啊!”不仅如此,在疯狂冲击的同时,车中还喷出一道道火舌,瞬间收割了这六七名佣兵的性命。“老大,接枪!”在射杀了这几名佣兵之后,胡挺潇洒的一掉头,顺着车窗把那支乌齐微部甩给了楚宇。

    作者:生米熟饭

  • 仙武帝尊
    仙武帝尊

    “我明白。”叶辰点了点头,不由得侧首看向了下方战台。台上,姬凝霜依旧轻弹这琴弦,通体萦绕玉霞,笼罩神彩之下,恍若广寒仙子,遥远触不可及。从姬凝霜身上挪走目光,他看向了对面的杨斌。依如他所料,杨斌整个人都傻傻的立在了那里,眼含泪光,神色迷茫,或许连他都不曾知晓,他手中的灵剑已经自手中脱落,就连头悬的灵器,也失了光泽。不知何时,姬凝霜停了下来,但那九霄之曲,却依旧在天地间经久不散。慢慢的,三宗弟子都从沉浸中醒了过来,纷纷骇然的看向了战台。“这到底是什么琴曲,太邪门了。”“感觉就像做了一场梦。”“我怎

    作者:六界三道

  • 亘古大帝
    亘古大帝

    这里,遍布着尸骨!而前方,更是有着一处尸山!林焱神色惊愕,那尸山在数里之外。这几里之遥,若是放在外界,乃是极近。但在这里,却显得极远。若非林焱修成圣眼,也绝对看不到那里的一切。那里,太过震撼。若是常人看到,必然会被吓的瑟瑟发抖。即便相隔这般远,那等阴森恐怖的气息,依旧蔓延而来。嗡嗡嗡!而就在这一刻,一道光芒骤然间散发而出。这一缕光芒极为不凡,带着神之气息。林焱凝神看去,顿时看到了身旁不远处的那一株花朵。“神夜灵花!”盯着那一株花朵,林焱愕然。这便是那株神药?而且这神药旁,有着脚印。竟是移植到这里

    作者:陈辉

  • 农门长姐
    农门长姐

    当厉夫子和其爹厉江河离开孟家村后,整个孟家村都知道孟梅定亲的事情。孟茹儿和云氏给大家带来了财运,大家对孟梅是真心的祝福。虽然也有人嫉妒孟梅的好运气,但是有家里的长辈压制着,他们也不敢做什么。除了在背地里说说酸话,面对孟茹儿和孟梅的时候,他们乖得像小羊羔似的。定亲那天,他们在吃饭的时候提过婚期。云氏和孟大虎的意思如孟茹儿所料,他们想再留孟梅两年。厉夫子和厉江河没有意见。如果不是孟梅和厉夫子两情相悦,他们还没有想过提亲的事情。只是两年时间而已,他们等得起。时间就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中流失了。孟茹儿的‘只

    作者:南宫锐儿

  • 爱你纵使繁华一场
    爱你纵使繁华一场

    “妈咪,我要喝水。”见着莫念和男人谈得甚欢,小宝立马凑上去打断他们谈话。许湛见着小宝,很惊讶,“你什么时候多出个孩子呢?”莫念说道,“朋友家的孩子。”“才不是,我是妈咪的孩子。”小宝反驳道。许湛笑而不语,伸手抚摸小宝的头,小宝充满敌意的躲开了,许湛尴尬的放下手,挑了一下眉,“你还别说,和你有点像。”许湛说完后又转移话题,小宝有危机感,谁知道这男人是干什么的,又偷偷摸摸的拿过电话给厉御南打电话,厉御南正在薛陆这里,他想找简笑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莫念到底是不是末笙。简笑一直不肯原谅厉御南,认定是他

    作者:陆拾一

热门小说

  • 爱你是场空欢喜
    爱你是场空欢喜

    路泽成没有马上就给楚尤溪定罪,在他心里,他一直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只会在有确凿证据的时候,才会彻底给人下死刑。哪怕,他早就在心底给楚尤溪定下了永不原谅的死刑。等佣人跑来告知木羽已经醒过来时,路泽成才正眼看向魂不在思的楚尤溪一眼。看着眼神倔强,坚持自己是无辜的楚尤溪,他冷冷一笑:“木羽已经醒了,到底她是怎么摔下去的,马上就真相大白。”楚尤溪眼眶通红的垂下眸子。楚尤月在木羽被推出手术室的第一时间就跟过来了,等路泽成和楚尤溪到病房里,看见的是眼眶红红,强力忍住悲伤的楚尤月,和一脸虚弱的木羽。如果光看两

    作者:一折一屏

  • 卿心皈依,不羡神佛
    卿心皈依,不羡神佛

    姬玉瞪大了眸子想,想要开口让苏朝恩别过来,可她却发现自己竟是半个字都说不出来。突然,一道倩影忽然出现在那辆马车前。马车骤然间停了下来,而那道倩影,姬玉也认出来了。她回头,不解的看着姬寒,用眼神询问道:为什么还会有个她?姬寒但笑不语,凑过来低声道:“皇姐,你猜,他会不会为了保住自己,杀了你?”姬寒!姬玉的实现急忙朝着苏朝恩的方向投了过去。可是奈何,苏朝恩一门心思的只盯着那个‘姬玉’看着。不远处,传来了整肃的马蹄声。大概是官兵来了。姬玉身子猛地一僵,一把拽住姬寒的胳膊,将他往城门外推去。然而,就在这

    作者:火锅炖萝卜

  • 如果从没爱过你
    如果从没爱过你

    小蓝抱紧孩子防备的往后退了几步。慕容凌步步紧逼,脸色冷若冰霜,根本不听她说的是什么。此刻他的心里所想的并不是要了孩子的命,而是孩子被带走了。那么她就会奋不顾身的逃离他的身边了。“孩子,给我。”他走上前。“你想都不要想。”小蓝抱着孩子往医院门口跑。谁知,还没跑几步呢,就被包围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被他抢走,干挣扎着。特别是看到苗晚晚那张白莲花的脸,真是恶心的吐了。“慕容凌,也就你这种人看得上这朵白莲花,心狠手辣,连自己的亲姐姐都设计陷害,她在你面前都是假的,你真以为你的命是她救的,呵呵,我真是为

    作者:七七四十八

  • 隐婚:高冷老公不要跑
    隐婚:高冷老公不要跑

    一大群人在院长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进了检查室。温若寒就在检查室门外,看到这阵仗,也是懵了。经过专家们的全方位检查,发现叶星辰体内的有害物质,并没有引起任何病变。院长的一颗心,也算是放了下来。想起刚刚厉景墨那满是冰冷的威胁,他到现在还是满后背的冷汗。“星辰小姐,经过各方面的检查,排除了病变的可能。所以,你的身子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我还是建议你住院观察!”院长一张老脸上满是恭维的朝着叶星辰说道。叶星辰心里满是疑惑,她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院长。看他现在对自己的态度,明显的是很恭敬的样子。点了点头。

    作者:小妖火火

  • 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贵女毒心:邪王嗜宠无下限

    入秋后的时间总比夏日过得快,转瞬间四日就过去了。这一日苏府的人丑时便就起身,作为府里的长嫡女,又是整个府里唯一有诰命在身的女子,自然的今日是要挑大梁的。所以早早的就起来沐浴了,坐在洒满鲜花的浴桶里,夏荷和流珠细心的为她洗着头发。“昨夜交代你们二人的事可办好了。”苏子衿将从水里捞起的花瓣把玩在手中。“都办好了,根据二小姐所说的查到了厨房的陈管事,李妈妈将从三小姐那得的药交给了他,他交给了汤水房的黄厨娘,途中被咱们偷梁换柱了,已经放到了该去的地方。大夫人那边也通知了,一切都会按计划行事的。”夏荷将昨

    作者:凉粉

  • 蜜战不休:总裁太欺人
    蜜战不休:总裁太欺人

    阮苏回来就生病,他自认有很大的责任,所以主动打了电话过去询问,却得知对方想吃这里的烤肉饭,所以他其实是自己过来的。既然在这里遇上了,那总不能就这么各自分开走,所以慕凌歌只好提着已经打包好的东西,跟陆舟返还回了店里,打算他们两个人先吃过了再去看阮苏。“其实说起来,我第一次见到阮苏的时候,好像就是在这家烤肉店里面,我来找你,阮苏在跟你一起吃饭。”陆舟突然说道。听到他这么说,她好像也想了起来,那时候,她已经分别认识两个人很久了,但是还从来没有一起见过面。就是在这里,陆舟跟阮苏第一次见面,也正是因为有了

    作者:君槿

  • 唐先生,宠我
    唐先生,宠我

    方菲放在床沿的手指敲了敲,在心里合计了一个数字,“底薪五千。抽成的话,一个月应该能上万吧。”唐锦兮听完后淡淡一笑,没有嘲笑的意思。他很正色的评论,“很高了。”站在方菲的角度去评论这份工作,高中没毕业的人,拿着这样的工资,很高了。方菲想,唐锦兮大多时候,还是一个很有素质的人。他从来不会去嘲笑什么,看低什么,不像有些人,眼高于顶。这一点方菲自叹不如,因为她常常看不起方华,觉得方华蠢...方菲关灯,她躺下来,拉过被子。两个人都没在说话。...第二天,唐锦兮刚走,方菲就起来了。她有视频早会,耽搁不得。去

    作者:落凉风

  • 我在爱情里等你
    我在爱情里等你

    两人出去后,杨思雨立刻关上门,深呼吸一口气平复自己愤怒的心情。孟可儿边走边瞪着赵芹儿,“你进去了怎么也不说话?我都被人打了,你去看戏的?”赵芹儿不屑的冷哼,“我只想知道杨思雨是什么样的女人,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个没有素质的低等女人,对我来说根本不构成任何威胁,我什么身份,她什么身份,我会跟她一般见识吗?”孟可儿很不爽的停下来,站在她身边双手抱胸,趾高气扬地怒问,“你意思是说我素质不好,跟她一般见识了?”赵芹儿耸耸肩,不以为然。孟可儿一想到自己被还了一巴掌就窝火,本来想好好教训这个女人的,可最后自己被

    作者:余暮雪

  • 农女成凤
    农女成凤

    夏二虎上一次虽怨着汪氏,觉得汪氏得罪自己的亲娘有些不懂事,但是,当汪氏真的跟着一个男人跑了,他的心却好像缺了一个口子,一时难受得好像要窒息,性格倒是比平时硬气几分。当然了,他也是把汪氏的逃跑,归在了房氏的虐待上,他觉得自己对汪氏那么好,汪氏怎么可能离开自己呢?是了,没错的,一定房氏虐待了汪氏,汪氏才离开自己的。哎,自己怎么就这么命苦呢?本来就是大龄青年,这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媳妇,结果却又跑了。房氏眼睛一闪,道,“儿啊,娘肯定和你最亲,最心疼你的,女人跑了有什么关系?等娘再给你找一个就是了。”说完这

    作者:花满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