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推荐

  • 凤惊华,傲世太子妃
    凤惊华,傲世太子妃

    容离认真的听着云洛情说的话,这的确是一个办法,即便是西延门阀家主不愿出手相帮,定然也不会将此事泄露出去,江湖中人,最是义气,这一点,容离很清楚。“好,三日之后就是中秋了,我定会在西延家主到达京城之前,将此物交给他。”“嗯。”云洛情点了一下头。本想开口让容离送信之后便离开北冥,但是她知道,容离绝不会答应,即便是要走,也一定会等到她安然无恙再走的,便就没有说。“出来许久了,快回去吧,南宫冷易多疑。”“好。”二人一前一后从小花园中走向大明宫,南宫冷易正坐在里面饮茶,先前暴戾的情绪早已经烟消云散,看见容

    作者:欢脱小哥

  • 99亿闪婚:豪门总裁夜夜忙
    99亿闪婚:豪门总裁夜夜忙

    一桩心事尘埃落定,宋倾城的生活终于又恢复了平静。这种平静的感觉真好!躺在宿舍的床上,对着上铺的床板,却从格外舒心。比起季家那个豪华的大床,她宁可躺在这里。至少,这里是属于自己的。“倾城……”辛悦在上铺轻声的叫她。不知道她睡了没有?“你还没睡啊?”宋倾城以为她早就睡了,毕竟现在有点晚了。辛悦没答,只是说道:“我还真没想到周少景这次能这么仗义的站出来挺你一把。”“是啊,我也没想到!”宋倾城也觉得挺意外的。认识周少景的人都知道,他对季玲可以说是百依百顺,从不敢说一个不字。而照片门这件事无疑就是季玲捣的

    作者:花木

  • 拐个王爷来生娃
    拐个王爷来生娃

    “贱人,霸占着瑞王不放也就罢了,居然还勾搭玄王,玄王那般神仙般的人物,岂是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蹄子,可以觊觎的!”云纤纤眼中好像淬了毒,一言一语,皆带着狠厉的味道。她恨恨的抓紧手中的鞭子,心中的怒火,无限攀升!玄王那般人物,只配自己所有。这个小贱人,只配下贱肮脏的乞丐!“那你想做什么?”云千汐摊了摊手,“弄死我?”“弄死你怎样,贱蹄子!”“你不许躲,让我打死你!”云纤纤握紧手中的鞭子,冲着云千汐便打了过去。而此时,院外梧桐树上,落下两个人影。有人开口,“不救三小姐吗,爷会不会发怒?”“救什么救,需要

    作者:一捧雪

  • 穿越之农家医女
    穿越之农家医女

    然后慢慢的走到了这些个学徒的面前。“想必刚才的话你们多少也都听到耳朵里面去了,不过我是什么样的人,只有你们自己亲眼看到了才能够知道,不然的话,那你们也别人云亦云…”听了江梓涵的话之后,这些个学徒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心里面却有了自己的意见。虽然外面有特别多难听的话,可是江梓涵压根儿就不想放在心里…每天早上便早早起来给你两个家伙做完饭之后,也就离去了,然后到店铺里面一个人一直在这里忙活。有时候管家看了,难免说:“其实姑娘不必这么早就来的,毕竟有这些个学徒在这里,把这些个事情都吩咐下去,让他

    作者:飞天猪猪

  • 头条追妻:老公,不许动
    头条追妻:老公,不许动

    芮诗倪收起枪,跑下床,道:“你不是觉得自己很厉害吗?人在不吃不喝的情况下,最多能活三天,我倒看看你能撑多久!”芮诗倪离开了,秦芷茉依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不吃不喝……她是要活活饿死她吗?因为刚刚的缺氧,秦芷茉还在微微张着嘴呼吸着空气。她平时就吃的不多,就算她把她关在房间里,不给吃的喝的,她大不了就跑去厕所喝自来水,她总不相信,她一个大活人还活不下去!再说了,这里那么大,那么多人,她不相信芮诗倪对她的所做所为,就没人敢为她说半句话,就没人将这一切告诉肖啸!她始终相信,肖啸哪怕是再生气,再恨,也不会伤

    作者:默若溪

  • 帝少追缉令,天才萌宝亿万妻
    帝少追缉令,天才萌宝亿万妻

    坐在过山车上的尹音儿一脸幽怨的看着坐在第一排的顾子琛和顾蔓蔓,这两个混蛋!他们要坐第一排就算了!把她安排到第二排是什么鬼?!工作人员将头顶上的安全扶手拉下,吓得尹音儿浑身一哆嗦。一切程序都准备好了,工作人员朝着在电子室里的工作人员比划了一个OK。听着过山车发出一阵阵的呜呜声,尹音儿控制不住的腿抖了起来。她闭着眼睛不禁向着双人坐的同伴说道:“那个那个大哥你会害怕吗?”“大婶,你叫谁大哥呢!”一道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尹音儿睁着眼睛回头看向了坐在自己身旁看上去只有六七岁的小女孩,脸上满是呆愣。现在的小

    作者:猫小咪

  • 江山笑我情入骨
    江山笑我情入骨

    “王爷,莫生气。气坏了身子,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啊。”钟婉玉闻声,也从马车上下来。“眼下您还受着伤呢,得赶紧回府看大夫哪。这里是妾身娘家的后院,妾身自是比他人要熟悉,您就交给妾身吧。妾身定不负所托,将朱瑾姑娘找到,还给殿下。”“本王不气。本王的身体无碍。”他笑,“本王哪里也不去,就跟着他们找!直到把那个不识好歹的女人找到,本王才有心情回府!”车也不再坐,当即叫人牵了马,一跃而上。看钟婉玉愣着,令道:“送王妃回丞相府歇着。”管事做了个请的姿势,“王妃,请。”钟婉玉瞥了管家一眼,佯作没听见,看琼宁王和

    作者:四合如意

  • 萌宝通缉令:首席的绝色爱妻
    萌宝通缉令:首席的绝色爱妻

    她有些紧张,做了个深呼吸才走进去。陆锦程一看是她,停下手里的工作,“有事?”“你姓陆?”顾轻依开门见山的问。他点点头。“你叫……”“陆锦程。”他很认真的回答,绕过办公桌走到她面前,“陆地的陆,锦绣的锦……”这场景莫名和某个时间点的重合,顾轻依努力回想,那画面逐渐在眼前清晰。同样的一张俊脸,同一个名字,同样的解释。良久,顾轻依试探性的问:“我们……是不是曾经在哪见过?”陆锦程俊脸一僵,难道她想起来了?此时的他并不希望她想起曾经,出于私心,不想让她想起过去而讨厌他。顾轻依盯着他棱角分明的五官看的仔细

    作者:流蓝若寻

  • 掳爱成婚:陆先生疼她入骨
    掳爱成婚:陆先生疼她入骨

    不过五分钟的时间,电话很快便接通了。“嗯,说。”厉莫寒冷佞的目光瞧着远处的景致,思绪却集中在手机里的声音上。“厉总,据调查,太太从那日厉家老宅离开后,这两天,一直都待在铭思医院,并未去其他地方。”她真的去医院了。眉头微拢,沉沉的声音从口中吐出。“她去医院做什么?身体检查?”“不是,是薛念尧突然病情加重,送到铭思医院进行手术了。”电话那头蒋子华将查找到的结果详细的汇报着。目光一冷,握着手机的手顿了一顿。半晌,厉莫寒才开了口,“嗯,我知道了。”电话挂断,捏着手机的手指渐渐用力,手指泛白。…………家庭

    作者:池浅浅

热门小说

  • 龙破九天诀
    龙破九天诀

    “抱歉,孔公子,所有贵宾室里面的人物信息都是保密性的,我们商会不会对任何人透露,包括您也一样。”那名负责喊价的少女一脸的微笑,对那青年说道。没错,这年轻人就是荒城孔家的大少爷孔云华,也算是白宇哲的老熟人了。一向都是嚣张惯了的他,第一次竞价居然就被一个不知来历的人碾压了,心中正充满了一股怒火,所以直接就要查一下对方是什么人,如果不是什么荒城大家族大宗门的话,进行一定的报复是肯定的。孔华云和孙俊飞因为上次的事情,都被家族狠狠地惩罚了一次,甚至关了两个半月的禁闭,这都刚放出来没几天呢。刚好碰到荒芜商会

    作者:柳枫

  • 情定三生:首席医少赖上门
    情定三生:首席医少赖上门

    因为这个小丫头的几句话,他突然心情都大好。可是,刚一回到了军区总院,却接到了不好的消息。小洁仪病情突然恶化,不得已上了呼吸机。此时的军区总部办公室里,此时的容睿一直安静的坐在沙发上,幽厉的目光一直盯着手里的报告。旁边的闫斌,也是骄躁不安的用手敲着桌子,而对面的姚逸飞一直不停的在屋子里踱来踱去。“容睿,怎么办,目前,我们保不住这个小丫头的性命了,还没开始找心脏,她就出现肝衰竭的现象了,这样根本就不可能做移植手术,而且,按照这种情况下去,最多一个周的时间,她随时可能心脏骤停!”一直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作者:火玲珑

  • 神仙微信群
    神仙微信群

    对面的三个身影,正是三只妖灵。两只妖灵下重,一只妖灵中重,正好对应开光期下重与中重的实力。不过青鸿这一边自然用不着畏惧,虽然妖比人强,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他们这边人多。更何况,这些人在人间之时,哪一个不是天赋异禀之人,虽然如今已经沦为鬼魂,但那份自傲仍旧存在!我等正统修士的骄傲,岂是你们这群妖孽能理解的?虽然强者之间的斗争,并不是人数优势能决定的,但现在嘛,人数优势还真是挺不小的,真要是打起来,半斤八两。对面的三只妖灵,抱着手,不住地打量着对面的开光期修士。中间那只妖灵,身材魁梧,乃是一只虎妖:

    作者:向阳的心

  • 不死帝尊
    不死帝尊

    右手上古铜色光芒大作,一只真罡大手脱离而出,迎风化作十丈大小,散发着无上神威,拍向九条龙形真气。在唯我真意灌体下,《太玄之手》威力暴增。嘭嘭嘭……连续三条龙形真气被拍碎。“杀!”苏真冲霄而起,透过击开的破处,冲向英俊青年本体,蕴含八蛟之力的力量,打的虚空炸响,一波波的传递到英俊青年身上。后者脸色骤然大变。“住手!”江雪叱喝一声,一条绿色藤蔓真气,截向苏真。“我要杀他谁都救不了,谁救,我杀谁!”苏真气血之力爆发,配合不灭水火身,震碎缠到身上的藤蔓真气,去势不减的攻击英俊青年。英俊青年脸色大变,想不

    作者:尽千帆

  • 战龙在都
    战龙在都

    “什么人?!”威利猛地站了起来,盯着远处的黑影厉声喝道。寂静的夜里,听到威利的声音后,王辰冷笑了一声,放缓了脚步,朝前面走了过去。两个人相距不足五米,但是因为天色太暗,彼此都没有看清楚彼此的模样,不过王辰能够感受到,眼前这个人就是威利,他淡淡的问道:“你受伤了,所以才选择逃走?”淡然的声音从王辰口中传出,威利反倒松了口气,他死死的盯着王辰,狞笑道:“你敢一个人追过来?!就算我受伤了,杀你也不是问题!”一边说着,威利在四周扫视了一圈,并未发现有其他人,这让他起了杀心。“别看了,只有我自己。”王辰微

    作者:云落

  • 异世无冕邪皇
    异世无冕邪皇

    当天晚上,风绝羽踩着星月、哼着小曲返回上官府。一路上,春季才子会还在进行中,大街小巷到处张贴着火红的槛联对子,随处可见摇头晃脑的猪哥炫耀自己的才华,然后将自认妙不可言的句子留在了纸张之上。一路走来,风绝羽犹自嗟叹,天南国并不像表面那样风光无限,天南占地辽阔,的确是少有的大国,然而游牧草原民族铁马金戈时乱西疆七百里沃土,南有蛮荒野人族虎视眈眈,两地战乱让天南枕戈待旦、难有喘息,若非有精兵强将、虎狼之狮,在边外沙场血战、保百姓之安宁,哪会有现在的太平盛世。然而这些所谓的才子佳人只知夜夜笙歌、饮酒作乐

    作者:半块铜板

  • 无上传承
    无上传承

    熹微的晨光从视线的尽头照射而出、慢慢的笼罩了凶兽荒原的上空,驱散了那原本仿佛已经吞噬了这整个世界的黑暗。刚刚从地平线上爬出来大半个身子的太阳,此时似乎还有些羞意,不肯将自己的全貌暴露在这天地之间,犹抱琵琶半遮面般的、连自己最炽热的光芒都不愿意展现,整个身子,只是在散发着橘红的色泽。没有那么炽热如火,却多了几分静谧的温柔。而和太阳所处的位置完全相对、清早的时候依旧高悬于天际的月亮,则是在晨光下褪去了夜晚的明媚,变成了一个不甚清晰的轮廓,于那绽放的越来越清晰的日光中,渐渐消失,仿佛被施了魔法一般,恍

    作者:落尘

  • 护花高手在都市
    护花高手在都市

    “冷冰冰,你,你这是滥用私刑……啊……”纪明刚说完,便又发出凄厉的惨叫,自然是夏天又扇了他一个巴掌。看着夏天又抬起手,纪明急忙说道:“别打,我说了,我说了,马婷没死,我只是让人把她关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去处理她呢。”接下来的时间里,纪明有问必答,正如夏天的猜测,纪明知道很多纪南的事情,不得不说,这个纪南真不是什么好货色,号称白手起家,但从他得到第一桶金开始,就一直做各种龌龊的事情,说他每一分钱都是肮脏的并不过分。而冷冰冰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她那个痛恨的男人昨天会跟纪南合作骗他,原来那人也同样做过见不

    作者:心在流浪

  • 古玩大亨
    古玩大亨

    “薛晨,你对棺木中出土的那张鎏金的狐狸面具,有什么看法?”林熙蓉一边开车,一边问道。“没什么看法。”薛晨心中一动,望着窗外的景色,随口回道。“薛晨,你知道,你一定知道那张狐狸面具的来历,告诉我好吗?”林熙蓉认真的说道。薛晨转过头,看着林熙蓉笑道:“林记者,你怎么就这么肯定我知道那张狐狸面具的来历?要知道,就连潘教授都不清楚啊,况且,那位香江来的蔡老不是已经解释过了吗?只是一个巧合而已,不具备什么研究和探讨的价值。”“我不相信蔡友德的解释,我认为他说的不对。”林熙蓉神色严肃的重复了一遍,“薛晨,你

    作者:红薯蘸白糖